鞍山信息港

当前位置:

覆云乱煜 第十六章 秋台

2019/10/13 来源:鞍山信息港

导读

覆云乱煜 第十六章 秋台萧煜等了片刻功夫,萧玥便已经回来。这时的萧玥一身白色高领锦袍,虽然有点怪,却刚好把喉结部位遮住,手里拿着一

覆云乱煜 第十六章 秋台

萧煜等了片刻功夫,萧玥便已经回来。

这时的萧玥一身白色高领锦袍,虽然有点怪,却刚好把喉结部位遮住,手里拿着一柄白玉折扇,头发也梳成了男子发髻。

这倒有点翩翩公子的味道。

“哥,怎么样?”萧玥原地转了一圈道,以前萧玥都是这么称呼萧煜,只是萧瑾出生后,才慢慢改口为大哥。

萧煜上下打量了萧玥一番:“还不错。”现在这个年龄的萧玥还未变声,声音上破绽倒也不是太大。

“那我们走吧。”萧玥兴奋道。

萧煜点点头,看到萧玥这热切的模样,萧煜也有些期待见见那位名震东都的秦穆绵,秦姑娘了。

……

秋台在东都内城背面。虽叫做台,其实是一座规模极大的楼。占地几乎有半个安国公府那么大。

这里不同于其他脂粉之地,没有喧嚣,没有吵闹,更多的是一分幽静。

外面虽是雕梁画栋,却没有富丽堂皇之感,而是如名流府邸一般,带着宁静,古拙之意。

当然不管这秋台看起来如何高雅,也无法掩盖它烟花之地的本质,这儿也是个名副其实的销金窟。

这儿地方很大,客人很少。一般的小官商贾根本都没资格进来。

这儿即使不叫姑娘,单纯的一桌酒席也是外面酒楼里的十几倍以上。

若是叫上两个姑娘作陪,那百倍都是止不住。

不管人还是事,到了一定程度都会讲究雅,这秋台就是如此。作为东都城里青楼,秋台已经不做单纯的皮肉生意了,更多的是清官人,而客人一般要么有权,要么有钱,要么有名。

走的是上流路线。

今日里那位秦穆绵,秦姑娘今日就要在秋台上献艺。

这秋台中的清官人,一般从小就学习琴棋书画、诗词歌赋,人也是绝色美人。往往能引得权贵们一掷千金。

而像秦穆绵这般的“花魁”,更是有无数贵公子追捧。

萧煜和萧玥坐着萧玥的马车来到了秋台门前。

立刻有小厮迎上来。

这在门口的小厮都是极有眼力劲的,萧玥和萧煜看起来很脸生,应该是次来秋台。但是一般人来到秋台一般都会震惊秋台的华贵,而这两人却连眼皮都没眨一下,显然是见惯了富贵的人。

两名小厮脸上堆满了笑,弓着身子把萧煜和萧玥两人请进了秋台。

萧玥随手给了两个小厮一点赏钱。

让两个小厮的脸上几乎是笑开了花。

萧煜脸色平静的看着,曾几何时都是自己付钱,现在却是风水轮流转了。

进来大门,秋台的内部装饰也很风雅,素色的幔帐将空间隔开,周围墙上挂着名人字画,角落里摆着梅竹兰等雅物。

在这个很风雅的地方,萧煜和萧玥正说着这很不风雅的事。

“你身上的钱够吗。”萧煜随意的打量了几眼秋台内部的装饰,一副漫不经心的样子,嘴里说道。

现在萧煜很穷,只有前些天从账房领的二百两银子。

萧玥“噗”的一声打开扇子,摇了两下:“哥,你就放心吧。”

“那就好。”萧煜点点头。

……

没走几步,就有侍女上前为两人引路。

“今天秦穆绵大家的献艺,来的客人很多,所以地点安排了后厅。”身穿鹅黄色长裙的侍女轻声解释道:“两位公子,请随我来。”

萧煜和萧玥随着这侍女,在秋台中,左转右转,不知走了几道长廊,过了几个楼阁,终于来到了一座花厅之前。

这花厅周围用淡紫色的幔帐隔开,上方有一楼台,下面已经聚集了不少年轻人。

萧煜扫了一眼,既有不少权贵府中的公子,还有一些书生打扮的读书人。

看到萧煜和萧玥两人走进来,不少人纷纷转头朝他们看来。

待看到来人是萧煜以后,不少人脸上露出幸灾乐祸的神情。

前些日子,草原王林远上书为自己女儿求取驸马的事情,已经传遍了东都。这可把不少权贵公子吓得半死,因为据说草原那里,公主可以娶多个驸马。若是自己不幸被选上,不但从此与小妾什么绝缘,更有可能面对多夫一妻的生活。对于这些贵公子来说,岂不是如要了他的命一般?

当今大郑皇帝也是颇为为难,多方考量以后,才终选定了萧煜这个不得志的安国公大公子。

萧煜面对这些带着嘲弄的目光,脸上面无表情,一步步走进了花厅。这些年,萧煜做的多的便是忍!

这一点小事还刺激不了萧煜。

萧玥这时候也感觉到不对劲了,心中细细一想,便已经明白。开始后悔非要大哥陪着自己来这里。

看着那些嘲弄的目光,萧玥扇子一收,就想要上前与那些人理论。

这时候一只手一把抓住萧玥,萧玥转头一看,是萧煜。

萧煜摇摇头低声道:“不必与他们一般见识

。”

萧玥微微咬了下嘴唇不甘道:“可是……”

萧煜松开萧玥,淡淡道:“跳梁小丑而已。”

萧玥看了一眼那些人,虽然仍有不甘,也只得听萧煜的话不再上前。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阴阳怪气的声音从人群中传来:“哎呀,我说是谁呢,原来是萧公子啊,听说近陛下特旨赐婚,萧公子真是有福分的人啊。”

说话的这人身穿一身白衫,手里拿着把折扇,油头粉面的。正朝着萧煜挤眉弄眼。

这人是成国公家的二公子,张玉霞,因为好色如命,身体亏损严重,总是直不起腰来,得了个外号“张大虾”。

萧煜看到此人脸色不变,沉声道:“原来是张公子。张公子对萧某的婚事有意见?”

“萧公子哪里的话,我只是羡慕萧公子的艳福而已,听说可同别的男人一起服侍公主,这当真是人间乐事!”张玉霞摇起手中的折扇讥笑道。

张玉霞此话一出,花厅间也是响起一阵低低的笑声。

萧玥一张小脸气的发白,就想再度上前。

萧煜一伸手拦住萧玥,平静得看着张玉霞,面色一正沉声喝道:“荒谬!萧某婚事是镇北王上表,陛下钦点,家父同意。岂容你等拿来打诨?清月公主身份尊贵,又是你等可以出言不逊?张公子你这番话,待我回禀家父,想必去一趟暗卫大牢对于张公子来说,也是人间乐事!”

……

就在张玉霞说话的时候,一名站在角落里的年轻公子脸上闪过一丝厌恶。

站在他一旁的小厮也是一脸愤愤道:“公……子,这人的嘴真臭,若是在我们那儿,非把他的嘴撕烂不可。”

声音清脆,却是一个女孩的声音。

长春看牛皮癣比较好的医院
广东严重阳痿医院
济南哪家治妇科专科医院好
沈阳治白癜风医院有哪些
湖北的医院妇科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