鞍山信息港

当前位置:

出身豪门我却生活在底层

2019/10/13 来源:鞍山信息港

导读

出身豪门,我却生活在底层虽然在员工眼里,我和我老公是老板和老板娘,但是叔叔给我们开的工资是每月1200元。我们做了三年,赚了不少钱,账面

  出身豪门,我却生活在底层

  虽然在员工眼里,我和我老公是老板和老板娘,但是叔叔给我们开的工资是每月1200元。我们做了三年,赚了不少钱,账面上却看不见,他们也不肯来对账。我一心为他们好,他们却觉得我非常自私,也不信任我。

  图文无关

  误会重重

  我的叔叔和姑姑们很有钱,可以说N市,有一半都是我们家的。可是我生活在层,我在刷马桶。

  (说实话,听了李菲的句话,甚至想要挂断了。太像一个恶作剧,或者是仇富读者在编造与发泄。于是不等她往下说,就追问她:他们怎么样有钱?)N市的物流、电力、酒楼、超市、房产、很多都是我们家在做,我的叔叔每年赚一个亿。他在市中心有幢七层的房子,叔叔和姑姑每家都有一两辆几百万的车子,孩子全都送到国外去了。(听起来仍然不那么真实,问,既然他们那么有钱,你怎么会去刷马桶?李菲顿了一下,很低落,说,这就是我想跟你讲的。要从头说起。)

  我爸爸有九个兄弟姊妹,他排行老大。八九十年代,他一直在做烟草,很有钱,他一直带着我的叔叔姑姑们,还拿钱给他们结婚。他们大了,就想单干了。1998年,我大叔叔开始带着弟弟妹妹们做物流,我爸爸没参与。

  物流当时正是火的时候,他们赚了很多钱。当时我十八九岁,在货运部收银,也正在跟现在的老公谈恋爱。我跟他同居了四年,我父母和亲戚们几乎都不知道,主要是因为我很不善于交流。

  有一次,因为意外怀孕,我到医院去做手术。没想到,住院天,我的大叔叔就死了。我的传呼机放在租住的屋子里,他们找我一直找不到。我因此没有参加出殡,也没有参加葬礼。第八天,我一出院就去上班。姑姑怨我没参加大叔叔的葬礼,让我滚。

内饰
常熟民生在线
阜新娱乐新闻网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