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金融

春来野葱香

2018-09-14 09:40:27

很想出去走走,哪怕就在近郊,哪怕只有两三个小时。走到春天的田野里,让那惬意的阳光和湿润的空气抚摸身体的每一寸肌肤,真真切切地放松一下紧张的神经,就算是对不能背包远行的遗憾和渴求的弥补。时间总是人挤的,于是抛开一些杂事,说走就走。一家人吃过早饭后,兴奋地开着车去郊外踏青,远离城市的嘈杂与喧闹,以及一切的浮华,享受这难得的风和日丽。

到达效外山坡边的一处荒草地边,绿茸茸的小草像一片厚厚的地毯,看这样的翠绿厚重,人的心情也变得慵懒起来。我带着满心的喜悦信步走到旁边的地埂上。不经意邂逅了一片看似熟悉但又叫不上名字的绿色野蔬。它们长在杂草中间,一簇簇,一丛丛,活脱脱就像一把把老人的胡须。妻子告知是野葱。我弯下腰去,扯了一小段,用手揉了揉,然后用鼻子凑上去闻了闻,哇,那股熟悉的葱味,的的确确就是野葱。

实在是久违了,没有想到,三十几年后,居然能够再见到它。我真的有种欣喜若狂的感觉,于是把那几束野葱就着根部,统统掐断了,不一会儿就弄了一大把。开心地炫耀着顺手拈来的“意外之财”,个个喜上眉梢,高兴得不得了。当天晚上就做了个野葱炒蛋,那股子特有的香味,又把我带到了童年的时候。野葱,那是小时候经常用来当下饭菜吃的野葱。野葱的生命力极强,不管土壤肥沃与贫瘠都能生长。每到春暖花开,山前屋后,池塘边、田垄旁的草丛中,随处可见嫩嫩绿绿的野葱从泥土中探出了头,一簇簇、一丛丛,青翠欲滴,格外惹人喜爱。小时候,每到野葱抽嫩叶的时节,母亲都会带着我去拔一大把来。一把叶绿根白的野葱,就是晚饭桌上的佳肴。

野葱香味独特,吃法很多,可以熬粥、炒鸡蛋、烧汤、凉拌等。最美莫过于野葱炒蛋,也是家乡人最常见的吃法。油在锅里嗞嗞地笑,“欻”的一下,蛋液下锅,绽成了“花”,微微焦黄。再放盐,最后投入的是一把野葱。出锅之时,热气腾腾,黄澄澄的是鸡蛋、绿油油的就是野葱了,色彩斑斓,香气扑鼻。即使不吃,只要看看、闻闻,就已心花怒放。金黄色的鸡蛋和着翠绿的葱,色彩鲜艳;浓烈葱香之后感受清新的蛋香,咀嚼起来的感觉非常独特,是儿时记忆中最深刻的。然而,在物质极匮乏的年代,鸡蛋是稀贵的珍品,平时哪舍得吃?哪天,我的考试取得了好成绩或表现好了,母亲一乐呵,才会来个野葱炒蛋的最高奖赏。那个年代,几个孩子能够抵御这份美食的诱惑呢?说来奇怪,自从母亲以野葱炒蛋作为我考好成绩的奖励后,我的考试成绩一次比一次好。

平日里爱喝点小酒的父亲,凉拌野葱就是他最好的下酒菜。将葱叶和葱根洗净,分开切断后,加上盐巴、味精、辣椒和香菜等调料拌匀,一道辛香至极、妙不可言的凉菜便这样成了。每年春天,这道菜都是父亲不可或缺的下酒菜。看着父亲咂上一小口酒,嚼着野葱,那种享受,似乎比吃上一顿大餐还要来劲得多。或许,食物与食物之间就像人和人之间一样,相互之间也是有磁场的。

野葱是用来怀旧的。香喷喷的野葱,既是乡村美味,又是童年奢望。因而,山里的孩子对野葱总有一种难以释怀的情结。在灿烂明快的春日里,只要油菜花绽放金黄,总会有蜜蜂嘤嘤嗡嗡地说着甜蜜的情语;只要紫云英荡起彩霞,总会有蝴蝶翻来覆去地舞动着美丽的衣裳。而地埂上的野葱,经春雨的滋润,格外粗壮,散发出缕缕诱人的幽香,等待那些喜爱它的山里娃们来采。山凹凹里的孩子,大多有与兄弟姐妹一起采摘野葱的童年。看到这些野葱,让我想起孩提时和邻居、同学一起在山清水秀、鸟语花香的旷野玩耍,在山间地头采野葱的情景,天真烂漫的年龄,总是难以忘怀……

时光荏苒,岁月匆匆,不知不觉间我们都已人到中年,经历了许许多多风风雨雨,也吃过各种各样的山珍海味,但野葱的美味却是牢牢根植在我的记忆之中。

青青的野葱,生长在地垄上,田头边,也蓊郁在我的记忆的田地,回忆着,回味着……

浙江饮水器
海岸漫谷一居室户型图-海南
除湿柜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