鞍山信息港

当前位置:

强势继母担心家中地位不保不断摧毁继子爱情

2019/11/10 来源:鞍山信息港

导读

强势继母担心家中地位不保 不断"摧毁"继子爱情每个人心中都藏着无处宣泄的秘密,一定会有个角落,收留你那些脆弱的伤悲、孤独的欢喜。  刘说

强势继母担心家中地位不保 不断"摧毁"继子爱情

每个人心中都藏着无处宣泄的秘密,一定会有个角落,收留你那些脆弱的伤悲、孤独的欢喜。  刘说,他一向是个软弱的男人。我不喜欢和人争执,从小到大,总有人为我铺路搭桥,我只需按部就班地走好自己的路。如果遇到稍微强势点的女人,我立马没辙,只有她说什么,我做什么的份  其实朋友对刘的评价很高,他是圈里出了名的好好先生,谦逊善良,脾气温和,可这些本该被称为优点的性格,却导致了他在爱情世界中的悲剧。  悲剧的导火索,是刘的母亲,不,正确来说,是他的继母。  继母进家  5岁那年的某一天,早晨睁眼起来,我发现父母亲都不在身边。家里来了很多陌生的亲戚,他们轮番把我抱在怀里,面上带着忧伤的神情。  后来,父亲回来了,母亲却迟迟未归。我哭着找妈妈的时候,父亲对我说:她到很远很远的地方出差了。  父亲从未对我撒过谎,所以对他的话我坚信不疑。我总是跟我的小伙伴们说:我妈出差去了,等她回来,就给我带一大堆好吃好玩的东西!  后来渐渐长大,我才恍然明白,母亲出差的地点是天国。但我从不跟父亲提起这件事,也不再追问母亲何时回家。  9岁生日,晚饭后,父亲带我去散步。他突然很严肃地跟我说:现在你已经长大,是个小伙子了,我跟你说实话你妈妈病逝了  我以为自己做足了心理准备,可父亲抛出这句话的一瞬间,我还是抑制不住悲伤的情绪,嚎啕大哭起来。父亲拍着我的肩膀,告诉我要像个大男人一样坚强。我扭过头,却看到他眼里也闪动着泪光。  晚上我抱着枕头,走到父亲的房间,怯怯地问:我能和你睡一晚吗?  他点点头。  枕巾上仿佛还留着母亲头发的香味,她买的花瓶、桌布,衣柜中一套套连衣裙,梳妆台上的旧照片,每一件事物,都让我仿佛觉得母亲没有离开。  她并没有离开,她一直都在,她去去就回来我在心里默默想着。  可没过多久,父亲就把另一个女人带回家。那女人我也认识,她是妈妈生前的好友,每次见面,妈妈都让我叫她兰阿姨。母亲过世后,她常来看我们。每次都会帮我们做家务、煮饭菜。在我的印象中,她是个和蔼可亲的邻家阿姨。  她比母亲小几岁,从前是母亲娘家的邻居,总是亲昵地叫母亲阿姐。她和我父母,他们那一代人之间有着怎样的感情纠葛,我不得而知。据说,兰阿姨之前的丈夫是个赌棍,她也离婚好几年了。  我没有反对的余地。10岁生日还没过,兰阿姨就住进了我们家。  我依旧叫她阿姨,她依旧给我们做家务、煮饭菜,不同的是,父亲把母亲衣柜里的裙子衣物都收拾干净,不知送到那里去了。  其实兰阿姨对我们父子很好,尽心尽责,从来没有责罚过我。反而父亲有时批评我,她还站在我这边帮我说话。  这让我对她完全打消顾虑。甚至,有时我能从她那里体会到母亲的温暖。  有一个小插曲不得不提。兰阿姨膝下没有子女,她跟父亲结婚时才30出头,本来也可以再生育一个。可是因为我,她放弃了这个念头。  父亲说,我当时很害怕他和兰阿姨再生一个孩子,在日记里也写过这件事,说如果我要多了个弟弟妹妹,我就离家出走,再也不回来。  这件事我隐约有印象。确实,那个年纪的孩子有点自私和小心眼,我总认为,他们有了自己的孩子后,就不再爱我,我就会备受冷落了。  懂事后,我常为这件事感到愧疚,认为是我让兰阿姨失去了真正做母亲的机会。我剥夺了上天赐予女人,美好的身份。  所以成年后,我像对待亲生母亲一样对待兰阿姨。用我的孝顺,竭尽全力弥补当年因幼稚犯下的错误。

下一页

第[1]

[2]

[3]

合肥游戏网
热菜
游戏攻略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