鞍山信息港

当前位置:

红尘有梦江山文学网

2019/07/13 来源:鞍山信息港

导读

我终于离开学校踏上了我的求职路。虽然有过短暂的实习经验,可我进入职场还是次,如愿以偿的进入了自己梦寐以求的外企上班,圆我的公主梦不远了。

我终于离开学校踏上了我的求职路。虽然有过短暂的实习经验,可我进入职场还是次,如愿以偿的进入了自己梦寐以求的外企上班,圆我的公主梦不远了。    在上班的当天,公司就为新来的员工举办了一场舞会,参加舞会的不止是本单位的员工,也有社会各界的知名人士,舞会隆重而豪华,我想公司一定也不只是为了新员工召开的,一定也是为了起到一个宣传广告效应。    果然不出所料,公司邀请了大量的记者,经理又做了长篇的演说,感觉和学生时代的校会差不多了,百无聊赖只盼这一切快些结束,好让我自由的吃些自助点心。如果说我一点心事也没有那也是不可能的,好友早就告诉我让我好好把握,这样的舞会非常难得,可能会出现我期盼已久的白马王子,嫁入豪门,灰姑娘变公主是我期待以久的。    舞会顺利的进行着,我期待的美丽邂逅也没有如期到来,这样的舞会对于我来说多少有些拘谨,算了出去溜达溜达吧。信步走到大厅的外面,在走廊里挂着一些中外的字画。向后退一步想看的仔细些,我的高跟鞋踩到了长长的裙摆,一个趄趔差点摔倒,一下砸在了从我身后正准备过去的高个子女人身上。身后的女人大叫:“怎么回事?”“对不起太太。”赶紧道歉。我差点乐了,我是没倒,高个子女人却被我给碰倒了,她那身华服也紧紧的贴在了地上,加上她长的胖胖的,两个眼睛下面有两个大大的眼袋,置高气抑的样子,倒在地上像个大圆球。旁边早有两个人过来把她扶了起来。“你是哪个部门的?”刚好这时我的主管过来了,不住的对她道歉“太太,她是我们公司新来的,不懂事,你别见怪。”主管向我示意,“快!”我过来说:“太太对不起,我不小心撞到你。”“难道对不起就行了,像你这种毛手毛脚的能做好什么,回头我给你们经理说说,辞了你的工作,这么不懂事怎么能担当重任。”谁不懂事了,我心里嘀咕,有这么严重吗。我被大眼袋不依不侥连讽刺带挖苦的说个没完。在众人面前委屈的眼泪快要出来了。一张英俊的脸闯进我的眼睛。“太太你今晚真是非常的美丽,不知道可不可以请你跳下一支舞呢?”大眼袋错愕了一下。“您这么高贵的太太不要因为不愉快影响你的美丽,不如去跳舞吧。”英俊男人接着说。他那个俏皮的样子,加上周围人的响应,大眼袋我顺势随着英俊男人进入大厅。周围的人散去,我没了主意,决定先回去。    “小姑娘,你为什么不跳舞?”一位年龄五十岁左右,面容和和善的中年男人微笑的向我招呼。“我不太喜欢,里面太吵。”“年轻的女孩子哪有不喜欢热闹的,我请你吧。”盛情难却我只有随着中年男人进入舞场。在跳舞的当中我知道了我面前的中年男人是我现在公司的客户池天勇,他告诉我他一直长年保持与我公司的友好和作。我和池天勇交谈甚欢,相处融洽,我觉得他像父亲,非常亲切,又让我仰慕。我自幼丧父,对父爱的渴望常在心底里流动。一曲终了,池天勇对我的舞姿赞叹不已。他怎么会想到,我自幼学习舞蹈,曾经花光家里的积蓄。我仍沉浸在刚刚的温馨中。我忽然想起我是要回去的,这里也许不是我该流连的地方。“小姐,我可以请你跳支舞吗?”那张英俊的脸又一次闯入我的眼睛。我给他一个优雅的笑容,起身。这个身材魁梧的男人,留着整齐头发,给人整洁的感觉,更特别的是他有一双深邃的眼睛。他的手非常的宽大,感觉粗粗的,硬硬的茧,看到我的表情。他告诉我,他是一名军人,只是凑巧跟他的朋友一起来的。军人?这是什么概念,在我的人生词典里好像没有军人这两个字,我的母亲一直因为不能让我过上富裕的生活耿耿于怀,所以早把我的人生目标定格为一定嫁入豪门,我的人生梦想非常简单,就是灰姑娘嫁给王子。“谢谢你刚才为我解了围。”“那有什么关系,我愿意为你做更多的事,……”哦,我痛的呻吟了一声,这位军人先生重重的踩了我一脚,我赶紧做一个美丽的360度旋转,谁也不会看出来刚刚发生的事情,“这次是你帮了我。”“算是我还你的了,我们现在谁也不欠谁了。”我们两个一起会心的笑了。顿时气氛变得容洽起来了,“我本来是没打算来这里的,我的同学非得要我来见识见识,说我要是再在部队呆下去,非得变成外星人,和社会脱轨了。”“其实我也不喜欢这里,太吵了。”“那我们不如出去。”“好”,我附和。    夜幕上有繁星闪闪,花园里很静,我次感觉到夏天的夜色居然是这么美,抬头我看见一双像星光一样闪烁的眼睛。“我的假期很短,只有一个星期,已经过完两天了,今晚能够认识你我觉得是我长之么大快乐的日子。”“从我见到你眼起,我就知道你就我一直要找的姑娘,我以为我一辈子只有在梦中会碰到你,可是今天却让我见到你了,我觉得自己真是世界上幸运的人了”。我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好昂起头来看着他。他足足比我高出一头,这么近的距离让我的脖子非常酸。“噢,你坐在这里。”他把我拉到一张椅子里坐下,他脸涨的红红的,眼睛时充满着渴望,他蹲在我的脚下,紧紧的抓住我的手,“我只有几天的时间陪你,这几天我应该做些什么呢,你告诉我你想做什么,我陪你,我觉得时间太短了,不太够用,我要带你见我的家里人,他们一定会喜欢你,然后再带你见我的朋友,他们会羡慕我的,不,我保证他们会妒忌我,哈哈!”他得意的笑了,得意的像个孩子。“对不起。”我插嘴,“我次见你,我不知道你的名子,不知道你的年龄,我对你一无所知,同样你对我一无所知,请你冷静一些。”我抽回我的手。“对对,你说的太对了,我来自我介绍一下好了。”我知道他叫陶杰,乳名谷雨,是二十四节气谷雨那天出生的。家里有爸爸、妈妈、姐姐,非常单纯的家庭关系。他的热情打动了我,我多年在妈妈的教导下,我一直生活在妈妈的规矩里,我知道我必需要保持理智,我不知自己该不该爱面前这个热情洋溢的大男孩,因为他不是我直要找的王子,他好像不符合妈妈给我制定的条件。但是我的心为什么这样不安分呢,它几乎要窜出我的胸膛。我不能确定我的感觉,我觉得一切太突然,太美好,太不真实了,真怕是梦一场,真怕响起散场的音乐。    看我犹豫的样子,“对不起我忘了,你有男朋友?”陶杰满脸的急切。我微笑,摇头。他大大的松了一口气,“你是怕你父母不同意?”我点头。“我会好好表现,让他们喜欢我。”他把我从椅子上拉了起来,“看着我,我陶杰爱陆文琪,陆文琪爱陶杰,有星星,大地做证,今生永不改变。”“文琪,你也学着我的话说一遍,要大声点。”我照着他的话说了一遍,他笑了,紧紧的抱住了我,我挣扎了一下,便把头贴在他的胸上,听他的心急促的跳动。    我不知道这样算不算是在一个晚上就决定了我的一生,总之我就是觉得幸福、幸福、从未有过的幸福。舞会结束了,大家三三两两的离开了,夜深了。“我要回去了。”“对,是该回去了。”可是他还是没有一点要放手的样子。有人唤我的名子,“我要回去了”,“我送你。”“我自己可以回去。”“我要送你回去,然后看见你安全到家。”他用坚定的口气说。    回到家里,我的心七上八下了,我不知道刚才发生了什么事,我觉得自己应该好好整理一下自己的感情,或者应该找个人说说。妈妈还在一直等我,“妈妈。”我撒娇的钻到妈妈的怀里,这些年我们母女相依为命,在感情上超过了母女,有时候我们像姐妹,有时像朋友,我会把自己的秘密豪无保留的讲给她。可是不知道为什么今天的事我不想给她讲。看我的样子,妈妈感觉我一定是累了,但是我的眼睛还兴奋的闪闪发光,妈妈看着我笑了,说一定玩的很开心吧,我说是。    我静静的坐在镜子前,看着镜子里面的我,我从没像现在这样认真看过我自己,我真的长大了,姣好的面容,再加从小练习舞蹈练就的身材……,我的心怎么会猛然的痛了一下,是啊,我是想起了陶杰,这个陌生的又亲切的名子。打开电脑,我的QQ里满是提示信息,是陶杰发过来的,他想和我聊通宵。    早晨刚进办公室陶杰的电话就打了进来,说中午等我下班,如果见不到我寝食难安。这是我刚上班的第二天,组长就给我安排一些编写资料之类的活,我只好把心思会转到这上面来。陶杰已经把假期所有的行程都更改了一遍,他说一定要见见我的母亲,否则他离开时会不放心,只有我的母亲接受他了,他才能安心的归队。因为他百分之百的相信我对母亲的命令是惟命是从的。    我不知道该怎样给母亲讲这件事。晚上下班回到家,妈妈正在做饭,看到我回来很高兴,说要好好的给我补补,上班会很辛苦。我硬着头皮说:“妈,我结交了一个男朋友。”“这是什么时候的事?”我就把昨晚的事一五一十的讲给她听了,我讲了足足有十分钟,我妈妈一句话也没说,我讲完了,她说了一句“不行。”“妈妈——,我是认真的。”她不再理我。“总之,明天我会带他到咱们家,如果不来见您,他回去也会不安心的。”妈妈起身回厨房继续做她的饭。    那一晚我听见妈妈辗转反侧了一整夜。第二天早晨上班临出门时,妈妈说晚上你带他到家里来吃一顿饭吧。“谢谢妈妈,你是世界上的妈妈。”我高兴的跳起来,抱着妈妈的头,在她的脸上使劲的亲了一下。    告诉陶杰妈妈让他晚上去我家吃饭,他兴奋的不得了,一整天都忙着给我妈准备礼物去了。  下班时陶杰早在公司外等我了,到了我家妈妈早就准备好了饭菜。陶杰很有礼貌,我看妈妈对他的印象很不错。吃饭时妈妈一直沉默不语,气氛紧张的不行,陶杰比我还要紧张。“伯母,文琪长的和你真像,一看就是母女。”我知道陶杰是在没话找话说。妈妈只是笑笑。“你叫陶杰。”“是的伯母。”“陶杰我知道你很,但是你们现在还很年轻,感情是要经得起考验的,我觉得你和我们家的琪琪不和适,”“伯母。”妈妈伸出一手制止信了陶杰。“我看你吃完饭还是回去吧,别的我也不想多谈。”“妈——”我的眼泪吧嗒吧嗒的掉下来了,“文琪,别这样。”陶杰赶快给我擦眼泪,他一下慌了神。“你要好好的给你妈妈说话。”陶杰还想再争取。妈妈背过脸去离开了。我不知道妈妈为什么会有这种举动,如果不同意就该给我说清楚,何必让陶杰这么难堪呢。    我知道陶杰还有两天假期就要结束了,这两天恐怕要一小时一小时的算了,或者一分钟一分钟的算,对于热恋中的我们来说,时间是多么珍贵。  中午下班我看见陶杰,我惊讶这一夜的变化,看见我他大步走过来旁若无人的给了我一个大大的拥抱。“陶杰”我笑,“怎么了?”。“噢,找个地方坐下我再给你说吧。”他带我去了一个人比较少的餐厅。“对不起文琪,我是要再见你的母亲的,我还要带你见我的父母,可是部队里有紧急的任务,恐怕现在来不及了,下午我就要走了。”“我已经给我的爸妈说,让他们在我不在的时候多照顾你,有困难你可以去找他们,知道吗?”我不知道说什么好,我又掉了眼泪。“你这个傻姑娘,”他摸摸我的头,咬咬呀。“我保证等我一完成任务马上就回到你身边”他给我笑,他不住的安慰我,我知道他是在强颜欢笑。  就这样陶杰走了,我只有等他的电话,而在他去完成任务的时候,是一个电话也不许打的,我只能等待。日子就在期待中不紧不慢的渡过,唯有令人感到振奋的是我的业务成绩越来越好,由原来的小职员提升到了现在的副组长,虽然有个副字,但在我这个年龄也算是小有成绩。我很努力工作,只是希望能够让妈妈更轻松一些。    “小陆,”主管叫我,“主管什么事?”“今天你代表公司去跟某集团签个购销合同。”“我能行吗?”“你一定会胜任的,是之前你见过的池总。”我脑子里浮现了那位像父亲一样的人。    我孤身前往,果然没费多在周折,就签定了一年的合同。池天勇非常热情,一看见我就像见到久违的亲人一样,拉着我的手问这问那,倒让我觉得不好意了,不由分说的留我吃饭,盛情款待,在池天勇公司的几位职员的陪同下,我也是头一回享受这样的待遇,真是受宠若惊。回到公司,向主管汇报了情况,给组里的人分享了我的胜利果实,大家都很兴奋,说月底可以领奖金了,这可是一笔大生意。    晚上,我正在等陶杰的电话,手机响起来了,一个陌生的号码。迟疑的拿起手机,原来是池天勇。他告诉我今天他很高兴,因为又见到了我,我是他见过的的女孩,气质高雅脱俗……我不明白他为什么要给我说这些,我想他大概是喝多了,他给我说希望以后能常见到我,他自己没有女儿,只有两个儿子,希望能把我当成女儿看待。一种奇怪的感觉在我心底掠过。算了,不去想他了,我总有一种习惯,不明白的事算了,让它顺自然好了。    好几天收不到陶杰的电话,心底的不安越来越加巨了。近我和妈妈的关系挺紧张的,没有以前那么亲热,我们彼此心照不宣,都避开谈论陶杰,她明白我心底里在怨她。我也明白她在恨我不成器。我考虑我是不是该休个假去看陶杰,自从陶杰走后我几乎没有休过一天假,只顾着拼命的工作,好减少对他的思念。可是心里有了这个想法却不敢跟妈妈说,要知道我从没有瞒着她做过什么事,如果偷偷的去,让她知道了,她一定会很伤心,如果告诉她,她一定会不同意,我现在受够了和她之间的冷战,她还不如痛痛快快的骂我一顿感觉要好呢。   共 10148 字 3 页 首页123下一页尾页

性交障碍的常见症状看吗
昆明好的专治癫痫病医院
云南哪个医院治疗癫痫病专业
标签

上一页:身外的世界

下一页:光阴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