鞍山信息港

当前位置:

民间故事阴阳指

2019/06/14 来源:鞍山信息港

导读

民间故事:阴阳指民间故事:阴阳指 首页多彩生活娱乐八卦汽车世界科技产业数码新品游戏动漫体坛风云军情解码社会万象健康养生 首页 / 多

民间故事:阴阳指

民间故事:阴阳指 首页多彩生活娱乐八卦汽车世界科技产业数码新品游戏动漫体坛风云军情解码社会万象健康养生 首页 / 多彩生活 / 民间故事:阴阳指 民间故事:阴阳指 Posted on 2015年7月17日 by legolas in 多彩生活 作者:魏炜1。怪病河间知县段兴仁的公子段玉忽然得了一种怪病,时昏时醒,遍寻名医,也不知开了多少方子用了多少药,却不见好转。后来,段兴仁听说沙河镇上有个名叫孙二嘎的郎中,专门治疗疑难杂症,在当地很有些名气,就差人把他请了来。孙二嘎名字很嘎,人却老实木讷。段兴仁一见到他,就有些失望。他把孙二嘎领入儿子房中。段玉这时正昏迷中,沉睡不醒,孙二嘎先看了他的脸色,又给他把了脉,再问了问他的病症。忽然,他撩开段玉身上的被子,掀开段玉的衣服,一指点在段玉的右肋间。过了一炷香的工夫,段玉缓缓地睁开眼睛,醒了。孙二嘎却瘫软在地上,两腿一蹬,人事不知。段兴仁又忙着命人去请郎中。郎中还没请来,孙二嘎却已悠悠醒转,长长地舒了口气,给段兴仁行了个礼说:“大人,小民就这么大本事了,准保公子一个月内不再犯病。”段兴仁忙着问道:“一个月后,我儿若再犯病,该当如何?”孙二嘎躲躲闪闪地说:“小民也不知。”段兴仁见他神色不大对劲,有躲闪回避之意,心下就明白了几分,支走了下人,小声对孙二嘎说:“我看先生是有治疗我儿病症的本事。先生有什么要求,尽管提吧。”孙二嘎看了一眼段玉,叹了口气说:“公子体内,阴气淤积。阴气渗入心脉,便可让他昏昏而睡。治好他这病的法子,就是用阳气渡入,挤走阴气。我刚才就是给他渡入了阳气,挤走了阴气。但这阴气生得很快,我体力不支,难以生出那么多阳气,也就没办法了。”段兴仁已从他的眼神儿中看出了些端倪,忙着说道:“先生有话,但说无妨。能救我儿一命,我定当重谢。”孙二嘎摇了摇头,说道:“谢就免了。治病救人,那也是我的本分。不瞒大人说,公子体内阴气生得很重,那是他做了不堪之事,只有解了此事,阴气不再滋生,他的病才会彻底好了。”段兴仁送走了孙二嘎,回来就质问段玉:“你到底做了什么不堪之事,还不从实招来?否则,就只有丢了性命,神仙都难救你。”段玉这才说,几个月之前,他出去游玩,邂逅了六娘,两个人一见钟情。他情难自抑,夜里就跑去找六娘幽会。两个月前,六娘说她怀上了孩子,要他想办法。他给吓坏了,那里敢把这丑事儿跟父亲说啊,就躲着不敢见六娘。谁知后来就得了这怪病。段兴仁强压着怒火问他:“那六娘是谁?”段玉这才说,六娘乃是一个寡妇,两年前嫁给了东村胡员外的儿子,结婚不到一年她丈夫就死了,她留在胡家守寡呢。段兴仁一听这个,再也忍不住了,抬手就给了儿子一个嘴巴,怒斥道:“六娘正在守寡,你却做出这等肮脏事来,坏她名节。她一个寡妇,怀了你的孩子,你却躲着不见她,她挺着一个大肚子,如何见人?你这畜生,害人不浅啊。她现在怎么样了?”段玉小声说,他不知道啊。段兴仁赶紧派人去打听。不大会儿的工夫,派出去的人就回来跟他禀报说,六娘几个月都未曾出过门,只是在上个月的夜里偷着出来过一次,跳河寻死,被胡家人追上救起,才算保住了一条性命,后来没人再见过她。段兴仁狠狠地瞪着段玉说:“你差点儿害了两条性命,难怪你要得这怪病,正是上天对你的惩罚啊。冤孽不除,你的病是好不了的,还是我来想办法吧。”段兴仁想了想,就想出了一个办法。他找到胡员外,让他写了一封休书,休掉了寡妇儿媳六娘,又偷偷把六娘送回他老家,再派段玉去大张旗鼓地把六娘接回来,直接进了县衙,外人难得见到六娘的面容。六娘成了段家的儿媳,自是兴奋异常,段玉也是心花怒放,那病也多日未犯。但段兴仁心里却不踏实。这天,他又派人把孙二嘎请了来。2。阴指孙二嘎给段玉诊治了一番,顿时喜笑颜开,对段兴仁行礼道:“恭贺大人,公子的病好了。阴气已然散去,再无遗留,阳气旺盛,已与常人无异。只是,公子以后的行为要端庄,切不可再生冤孽。”段玉忙着施礼行谢,还说他既然已经得到了六娘,已然心满意足,不会再做对不起她的事了。段兴仁见儿子的病彻底好了,也很高兴,忙着命下人置办酒宴,要感谢孙二嘎。孙二嘎却小声对段兴仁说:“大人,小民有一句话,不知当讲不当讲。”段兴仁忙着说:“快讲。”孙二嘎凑近他的耳朵说:“大人,小民观你脸色,似也有病,能否让我诊上一诊?”段兴仁微微一愣,而后就坐下来,伸出胳膊。孙二嘎给他一号脉,就微微变了脸色,段兴仁忙着问道:“可有什么异象吗?”孙二嘎点了点头说:“我号到大人的脉象,感觉阳气太盛,阴气虚无,主大人心浮气躁,头胀筋乱,若发展下去,会急火攻心,血崩而死。”段兴仁吓了一跳。孙二嘎所说的这些症状,正是他近时常感受到的,分毫不差。他忙着问道:“先生可有法子治吗?”孙二嘎微微一笑,胸有成竹地说:“我给您诊出病来,就是要帮您治。幸好发现得早,也算好治。我先给您渡些阴气,和了您的阳气,阴阳调和,才好保您心神平和。”他扶着段兴仁躺下来,然后就用手指点上他后背的一处穴道。段兴仁只觉得他那手指阴冷至极,竟冷得他打了一个哆嗦,而后就不断地有冷气输入他的体内。要搁在几个月前,他根本不信会有这么奇怪的疗法,但孙二嘎治好了他儿子的怪病,他相信孙二嘎确实是民间高手。冷气不住地注入他的体内,慢慢注入他的心脑。他只觉得从头到脚都开始发冷了,心里的烦躁和厌恶开始消退,神清气爽。孙二嘎忽然住了手,萎顿在椅子里。段兴仁忙着起身问他怎么样。孙二嘎十分虚弱地说,他现在一点力气都没有,要缓上一阵子,不要打扰他。段兴仁扶着他躺到床上,他蹑手蹑脚地出了门,又把房门关好,好让他休息一下。他刚出来,县丞刘佐气哼哼地过来说:“我又跑到那几家去说过了,动之以情,晓之以理,可那几家都是吝啬鬼,死活不肯吐口。大人,要不咱们就给他们安个罪名,把他们抓起来,让他们拿钱来赎人?”段兴仁摆了摆手,决定再到河边去看一看。大沙河从河间县穿过。河的两岸都是沙堤,河水一冲,即刻溃散,年年决口,淹良田,害百姓,是一大祸患。段兴仁刚一上任,就了解到这个情况,他到处走访,终于发现肃宁县有大片的胶泥荒地,适合筑堤。但这运费是一笔昂贵的开支,朝廷拨下的银两远远不够,他想再跟县内的大户们募集一些,但大户们分文不掏,险些把他气死,也曾想过把这些为富不仁的东西抓来治罪。但现在一想,人家的钱也不是大风刮来的,凭什么白白捐给你呀?看来还得多动脑筋想想办法。段兴仁又在河堤上转了半天,就来到经常决口的那段。他忽然发现,那段是个大拐弯,冲下来的河水虽急,之后调头转向,就很缓和了。若是把这段筑成石岸,顶住了急流,别处倒也不会有大问题。灵光一现,他马上跟刘佐商量,刘佐也觉得是这么个道理,就决定按此想法开始整修。河间县有的是石头,也有的是青年男子,县上一声号令,大沙河边就热火朝天地干开了……3。阳指段兴仁虽说是想得挺周全,但毕竟只是想,没被大水检验过,心里仍是没有底,整天里忐忑不安。来年夏天,河间县上遭遇了十年一遇的大雨,大沙河的来水更是凶猛,但凶猛的河水遇到石岸,顿时就变得温顺了,大沙河没再决口。段兴仁心里的石头总算落了地。六娘也给他生下了一个白白胖胖的大孙子。段兴仁看在眼里,乐在心头,整天里笑得合不拢嘴。这天,孙二嘎忽然来访。段兴仁感念他的恩德,忙着把他请进来,问他有啥事。孙二嘎一进门,先行了礼,然后就紧盯着他的脸看。只看了一看,就急切地问他:“大人,你是不是时常感到胸闷心悸脑子里筋脉乱跳?”这又说对了症状。段兴仁对他佩服得五体投地了,忙着问道:“先生你怎看出来的?我正有此感。你快帮我诊一诊,这是什么病啊?”他伸出胳膊让孙二嘎给他诊病。孙二嘎说,他一看段兴仁的脸色就全明白了,不用再诊,那是阴气过盛所致,只需用他的手指渡些阳气进去就好了。段兴仁忙着躺到床上,撩起了衣服,孙二嘎对准他的穴位,伸出了手指。他的手指刚碰到段兴仁的穴位,忽然惨叫一声,倒退了两步,一屁股跌倒在地。段兴仁忙着翻身下床,把他扶起来,问道:“先生这是怎么啦?”孙二嘎吓得脸色煞白,哆嗦着说道:“阴气太重,把我的手指给冲开了。我道行太浅,怕是无能为力了。大人,小民告退,再会有期。”说完,孙二嘎就要走。段兴仁忙着拉住了他。他明白,孙二嘎的医术之高,已是世间难寻,他若走了,自己只有死路一条。他忙着恳求道:“恳请先生救我。只要能给我治愈,先生就是我的救命恩人,但有所命,在所不辞。”孙二嘎停住了脚步,摆摆手说,不是他不想治,而是段兴仁的阴气太重了,他下不了手。他犹豫了一下这才说,要想治愈,只能采取釜底抽薪之策,降下段兴仁体内的阴气,他才好下手。段兴仁一愣,又想到孙二嘎当初治疗段玉时说过的话。他脑子何等好使,只一转,就明白了孙二嘎的意思,犹疑着问他:“你是说,冤孽是阴气之源?”孙二嘎点了点头。段兴仁也点了点头,对孙二嘎说:“三日之后,我到府上拜望,再请先生给我治病。”孙二嘎点了点头,这才走了。三天后,段兴仁穿着便装,带着一个小书童赶到了沙河镇。孙二嘎忙着迎出来。段兴仁一摆手,那小书童就从肩上卸下了食盒,手麻脚利地摆到桌子上。有四个精致的小菜,还有一壶酒。那菜做得极香,孙二嘎只闻了一闻,就馋得直吞口水了。段兴仁丢给小书童几文钱,小书童就到街上玩耍去了。段兴仁倒满了两杯酒,高举起一杯来:“先生,我先敬你一杯。”孙二嘎一愣:“咱还是先看病吧。喝酒的事,还是先放一放。”段兴仁笑道:“你看我还有病吗?”孙二嘎抓过他的手腕儿,一号脉,但觉脉象平稳,气息均匀,那里还像有病的样子,不觉奇道:“果真是好了。看来,大人比我还要高明啊。”段兴仁脸上一红,忙着说道:“高明什么呀。一时昏庸,险些步入泥潭,幸亏先生发现得早,帮我渡了阳气,让我醍醐灌顶,早日清醒。特让我的夫人做了几样小菜,以谢先生。”孙二嘎听了,不觉笑起来。原来,段兴仁使用妙计修筑了堤岸,省下了大笔的银子,不禁起了贪占之心,就让刘佐假做账目,多报人头,贪下了这笔银钱。但他贪占之后,却惶惶不可终日,提心吊胆,更是噩梦不断,听到上面来人就心惊肉跳。孙二嘎给他诊病之后,说他阴气太重,冤孽太多,他不禁想,就连孙二嘎都看出他有心病,这事儿又能瞒得过谁?万一朝廷知道了,定会把他满门抄斩,那他就成了家族的罪人了。与其如此,还不如坦坦荡荡,就是日子过得清苦些,全家人幸福安康,那也足矣。他就让刘佐毁了假账,把银子全都给朝廷退了回去。银子一拿走,他心里没事了,吃得香睡得着,病就好了。孙二嘎听了,不禁笑了:“大人去了阴气,自然就好了。”段兴仁迷惑地问他:“我还有一事不明。当初你给我渡阴气,那又是怎么回事呢?”4。阴阳指孙二嘎这才说,他祖上就是个走方郎中,常常治疗些疑难杂症,看得多了,就逐渐摸索出一套阴阳指法。阴阳指法的要旨,就是根据病患的病症,渡入阴气或者阳气,帮助患者调理好气血。他祖上也留下些练习指法的法子,左手聚阴,右手聚阳。他去给段玉看病前,就听说了段兴仁想筹款修堤岸之事,感觉他是个为民办事的好官。后来听说那些大户们一毛不拔,他又见段兴仁脸色不善,就怕他脾气上来,干出些出格过火的事。这些大户,跟朝廷大员都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段兴仁要是得罪了他们,那就没好果子吃了。他要尽自己之力,保住这个好官。所以,当他见段玉已然痊愈之后,就主动给段兴仁看起病来,给他渡些阴气,压下他的性子,让他更平和些。果然,段兴仁压下了脾气,没去找那些大户们的麻烦,却另辟蹊径,想出了一个绝妙的主意,修好了堤岸,让他一颗悬着的心放下了。后来,他又听人私下议论,说今年朝廷还是像往年一样,给河间县拨下了大笔的银两整治大沙河,但段大人想出了奇妙的主意,省下了很多银子,却不见送回朝廷去,倒不知是不是被段大人贪占了。孙二嘎听了,不觉一惊,进而就自责起来。如果真是这样,那就是他惹下的祸事了。他给段兴仁体内输入的阴气太重,致他体内阳气不足,才会冒出这种罪孽的想法,办出如此不堪之事,他罪责难逃啊。他忙着跑到府上,再次给段兴仁看病,给他输些阳气,演出了跌倒的一幕,就是想点醒他,回头是岸啊。段兴仁听完他的话,愣了一愣,然后就站起身来,深深地给孙二嘎鞠了一躬,感喟地说:“好你个阴阳指啊。你渡阴气是救我,渡阳气还是救我,救命之恩,难以言谢。若是没你那一指点醒,怕我早已身首异处了。好了,阴气也好,阳气也罢,都已过去了。今天咱们就喝酒。我要喝个酣畅淋漓,不醉不归。”孙二嘎也畅快地笑起来。两个人的笑声,在小院儿里回荡着…… 文章导航Previous Previous post: 张柏芝、谢霆锋和王菲,怎么都能在一起!下一条 Next post: 东方神起允浩即将入伍 演唱会上不敢哭 本站CDN由UPYUN又拍云强力驱动. 关于我们 | 加入我们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爪游控 版权所有. 陕ICP备号-1 Top

手足癣
中医
子宫癌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