鞍山信息港

当前位置:

中国人民银行副行长吴晓灵撰文降温过热加息

2019/07/12 来源:鞍山信息港

导读

中国人民银行副行长吴晓灵撰文降温过热加息论我的钢铁乍暖还寒时候,难“加息”。央行副行长吴晓灵昨天在《人民》撰文表示,当前“物价维持在较

中国人民银行副行长吴晓灵撰文降温过热加息论我的钢铁

乍暖还寒时候,难“加息”。央行副行长吴晓灵昨天在《人民》撰文表示,当前“物价维持在较低的水平”,且“利率工具并不能发挥吸收市场流动性的作用”,似乎已水到渠成的过热加息论又突遇了一道“冷空气”。 而央行在9日的报告中刚作出了几是“加息预告“的表态,“整体通胀压力有所加大”,“增强利率调控作用”。仅仅相隔三天,市场就得到了两个对加息看似泾渭分明的表态,近期加息的几率也是乍暖还寒。 物价仍有待观察 自去年11月CPI(消费者价格指数)增速开始抬头,12月更是达到了2.9%的三年新高,加息便成为了市场中挥散不掉的“口头禅”,而这一呼声在上周末更是达到了一个高点。 央行在《2006年中国货币政策执行报告》中称,今年将“增强利率等价格杠杆的调控作用”,“加强数量型调控与价格型调控的协调配合”。在市场看来,这一表态完全可以解读为央行今年将协调配合“加息与提高存款准备金”,央行就差明确公布加息时间表了。如果说去年下半年的加息论主要立足于“投资过热”的话,那么在年底投资增速已明显趋缓的情况下,物价的陡然上扬便随之成为了当前的加息论的主要论据。 但通货膨胀终究还属于将来时的风险提示。吴晓灵昨天在《人民》发表署名文章称,整个宏观经济的运行已向着宏观调控的预期方向运转,物价维持在较低的水平,央行回收市场多余流动性的“工具选择和经济热与不热没有必然的联系”。 的确,物价上行因素是否具有连续性仍有待观察。央行行长助理易纲此前也曾指出,中国粮食价格未来持续大幅上涨的可能性比较小,对于CPI的影响也是暂时的。 加息“左右为难” 吴晓灵昨天坦言,在国际收支双顺差仍将维持一段时间的情况下,“对冲过多的流动性将是中国货币政策的重要任务”,目前的问题是“如何选择具体的货币政策工具”。 但为关键的是,吴晓灵在文章中只字未提通胀的风险,更没有以此为立论和“利率工具”发生任何联系。在吴晓灵看来,工具选择(加息自是选项之一)和“经济热与不热没有必然的联系”,“只是出于对冲流动性的需要”,“出于对国际国内货币利差调控的需要”。 也就是说,即使是加息了,也不是缘于市场想象的那个理由———CPI增速高企。但同样值得联想的是,吴晓灵在文章中也指出,“利率工具并不能发挥吸收市场流动性的作用”,“利率工具一般在影响市场需求上会发生作用”。 在市场看来,这就形成了一个有趣的悖论:加息是为了对冲流动性,但加息并不能发挥吸收流动性的作用。加息在无形中处在了一个非常尴尬的境地。 事实上,类似的加息“左右为难”并不是孤例。上月底,中国有关官员对外表示,2006年中国新开工项目计划总投资额为负增长,是1990年代以来未有的反常现象。给经济过热和加息的气氛泼了一大盆冷水。经济过热和后劲不足的两重信息摇摆不定,难“加息”。 如央行行长助理易纲此前所言,目前加息还仅仅进入“观察期”。在没有大量确凿的数据支持前,加息可能仅是一场经济学界和媒体中的“口水战”。(来源:东方早报)

重庆专治妇科医院
济南二丙医院哪家好
海口其他医院哪家好
咸宁眼科医院哪家好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