鞍山信息港

当前位置:

异界之堂堂总统 第九十五章 鹿角姑娘

2020/02/15 来源:鞍山信息港

导读

异界之堂堂总统 第九十五章 鹿角姑娘坚固无比的铁笼,任凭黄宠,叶堂堂怎么施法也无济于事。“没有想到这蜃如此阴险。”黄宠气急败坏的说

异界之堂堂总统 第九十五章 鹿角姑娘

坚固无比的铁笼,任凭黄宠,叶堂堂怎么施法也无济于事。

“没有想到这蜃如此阴险。”黄宠气急败坏的说。

“不知道紫藤姑娘在哪?我们还是在蜃的海市蜃楼里吗?”叶堂堂绝望的看着铁笼问。

再看看周围,是实木的窗户和墙壁。

“应该在的,蜃能变化出任何相似程度极高的建筑物。”黄宠叹口气说。

忽然听到门口外有脚步声。

蜃带着一漂亮鹿角姑娘推门进来。

鹿角姑娘一身斑点梅花衣,头上长有两个漂亮的鹿角,黄色的卷发长集腰间,看上去二十岁的样子,长相甜美。

“美人,你看,这两个魔人怎么样?做你的奴婢你还喜欢吗?”

蜃在鹿角姑娘的旁边,无比讨好的问。

鹿角姑娘微微一笑,看向铁笼内的两人后说:“我不喜欢他们的发型,一点魔人的气质都没有,还是放了他们再找吧。”

叶堂堂的头发不长,才刚刚长到脖子以下,看上去有些乱糟糟。

“那好,既然美人不喜欢留着也没有用了。”蜃伸出他那火鸟一样锋利的手爪,掐住了关在铁笼里,叶堂堂的脖子。

“你要干什么?”鹿角姑娘慌张的问。

“杀了他。”蜃说。

黄宠的毒针刚飞出去,却被蜃给挡了回去,打在铁笼上,掉到了地上。

叶堂堂呼吸困难,脖子已被蜃掐破,有血流下来。

“谁说我不喜欢他们了。让他们了做我的奴婢吧。”鹿角姑娘着急的说。

“好。”

蜃松开了手掌。

叶堂堂吃痛的抓住铁笼,大口大口的呼吸。

“现在可以放了他们吗?”善良的鹿角姑娘说。

“可以。不过我看他们也不会乖乖听话。”蜃说着大手一挥,朝着黄宠的肚子就是一掌。

黄宠吃痛,本能的张嘴,一颗小小的药丸就被这样轻松的送进了黄宠的肚子里。

“你给我吃了什么?”黄宠忐忑着,愤怒着问面前笑的一脸阴险的蜃。

“别紧张,一颗小小的焚肠丹而已。目的就是让你乖乖的听我鹿角美人的话,安心的在这海市蜃楼里当一名普通的奴婢。”蜃笑的疯狂,用同样的方法将另外一颗焚肠丹送于叶堂堂的肚子。

“你。”黄宠气急败坏,恨不得马上杀了蜃也不能解气。

吞下焚肠丹的一瞬间,叶堂堂感觉体内胃肠火热,非常不舒服.

蜃一伸手,叶堂堂和黄宠面前的铁笼就消失了。

“蜃,受死吧。”

没有了铁笼的阻挡,黄宠手里的兽宠扇更加灵活了起来,但是同时他却感觉到了来自胃肠的一阵滚痛。

蜃转过头来,看着胃肠疼痛,极度忍耐着的黄宠笑笑说;“这就是反抗的下场,焚肠丹虽不能伤你性命却能让你疼痛难忍。乖乖听话是你的选择。”

“你……”

黄宠疼痛的满头大汗,已经快要站不稳了。

“宠你还好吗?”叶堂堂赶紧扶住站不稳的黄宠,转头对蜃说:“该死的蜃,你快点把焚肠丹的解药交出来,不然我对你不会客气。”

蜃很轻视的看了一眼叶堂堂说:“别忘了,你也服下了焚肠丹,如果不想它快点发作的话,给我老实点。”

说着,蜃对着叶堂堂和黄宠哼了一下,预要离开,又转身对鹿角姑娘说:“美人你要的奴婢我已经给你找来了,别忘了,明日午时可是我们入洞房的日子。”

鹿角姑娘羞羞答答的点了一下头。蜃便满足着,大笑离开了。

鹿角姑娘见蜃走远了,便慢慢的走到黄宠和叶堂堂的身边。

“焚肠丹的毒性一旦发作就是一炷香的时间,期间疼痛难忍,你们快点跟我来,我给你们取些冰水喝下便可缓解。”鹿角姑娘说话带着真诚,也十分着急的样子。

“这?”叶堂堂犹豫着,这鹿角姑娘难道和蜃不是一伙的吗?

“你们放心我是不会害你们的。”鹿角姑娘觉察到了叶堂堂和黄宠对他的不信任,就又降低了声音说,“我和你们一样都是被他抓到这里,很想逃出海市蜃楼。”

“姑娘说的可是真的?”叶堂堂半信半疑,不过看鹿角姑娘的样子,十分真诚。

“我为什么要骗你们呢?”鹿角姑娘着急着说。

叶堂堂想想也是,既然蜃能用焚肠丹控制他们,这姑娘若是和他一伙,为什么不直接大声使唤他们,干嘛还要悄声细语的讲这些话。

“那就多谢姑娘了。”

叶堂堂扶着黄宠,跟着鹿角姑娘走进了她的闺房。

鹿角姑娘的闺房十分干净,里面全用漂亮的梅花鹿色装点着。

对门的圆桌上有一个冰壶,冰壶旁边是一叠红纸,鹿角姑娘就从冰壶里取出了冰水,端给黄宠喝。

黄宠喝下了一口,就感觉好多了,胃肠疼痛的感觉渐渐消失了。

“多谢姑娘的冰水,还真是灵,现在感觉好多了。”黄宠缓解了一下心情。

鹿角姑娘微笑下,“没有关系。只是,同时吐食了焚肠丹,为什么这位小兄弟的毒性发作没有那么严重呢?”

叶堂堂也疑惑:“我也不知。”

鹿角姑娘疑惑着想,“难道阿爹说的克毒体制真的存在魔间?”

叶堂堂摆摆手:“我可不是克毒体制,我凡胎肉体。”他忽然想起一件事情说,“可能与我吃过能破解万毒的魔丹丸有关系。”

叶堂堂说着赶紧从身上,摸出了羽儿送的乾坤袋,找到长老送的魔丹丸。

“宠我这里还有一颗魔丹丸,你快快服下。”

黄宠果断拒绝说:“这魔丹丸是吾水长老为你炼制的,珍贵的很,可不能让我浪费了。快收起来。”

“什么叫浪费了?”叶堂堂急了,“这是解毒的办法,你不吃,我发誓以后不会吃它。”

“你,好吧。”黄宠真是拿叶堂堂没办法,找到他上了倔强的脾气,说再多也不好使。

黄宠拿了魔丹丸。

鹿角姑娘自然也是认识魔丹丸。

“这样色泽的魔丹丸可是魔界罕见,难不成你们是从已经消失在魔界很久的木虚禁地哪里来?”聪明的鹿角姑娘觉察到了他们的不同。

他们从隐藏在六界之外的木虚禁地来,这件事情是不能轻易的说给并不是很熟悉的魔人听。

黄宠笑笑,“姑娘知道木虚禁地?”

鹿角姑娘自然也是聪明的很。她摇摇头说:“只是很久以前听阿爹说过那是一个很美丽的地方,谁知道是不是真的存在于六界呢,还是仅仅魔界的一个传说?”

“姑娘刚才说你也是被蜃抓到这里来的,请问姑娘是怎么被抓到此地的?”黄宠看着面前这位气质不凡的鹿角姑娘,换了话题问。

鹿角姑娘苦笑说:“我本是来这里找未婚夫的,不巧撞上这海市蜃楼,怪自己好奇往里走了几步就再也找不到出去的路口了。蜃这个恶魔不但用焚肠丹控制住了我,还试图想与我成婚。”

“什么姑娘服也了这蜃的焚肠丹?”黄宠万万没有想到,蜃竟然对一个弱女子下手之狠

鹿角姑娘可怜楚楚的说:“我可不想与他成婚。所以才想到了与他要奴婢一事。这样我就有办法逃出这里了。”

黄宠听到鹿角姑娘这样说,点点头,站起来,对鹿角姑娘礼貌的说:“在下姓黄,名宠。这位是我的兄弟,姓叶,名堂堂。不知道姑娘如何称呼,又能有什么办法逃离这里呢?”

鹿角姑娘微微一笑说:“黄魔士,叶魔士,称我鹿角姑娘便可。”

鹿角姑娘再次走进门口,确定附近蜃不在,就开始小声的说出了自己的计划。

黄宠和叶堂堂在一旁听着赞同。

“好,就这么办吧。”

黄宠食了半个魔丹丸解毒,剩下半个送于鹿角姑娘服下解毒。

“多谢。”鹿角姑娘很是感动。

“鹿角姑娘就不必客气了。”叶堂堂说。

次日午时。

鹿角姑娘在黄宠的帮助下,穿戴好了大红色的嫁衣和盘碗装饰好了头发。

镜子前,鹿角姑娘微笑,看着更加漂亮的自己说:“没想到黄魔士一个男儿身对妆容这块这么精通。”

“不全是我的功劳,是鹿角姑娘长的漂亮,不用胭脂头饰装点都是美人。一定可以迷惑蜃。”黄宠看向镜子里的鹿角姑娘,确实很美,但却丝毫打不动黄宠那不动情感的心。

叶堂堂对嫁衣,胭脂头饰一窍不通,倒是也不闲着,拿着剪刀将一张张的大红纸,剪切成一个一个的囍字,再一张张的贴到门窗上。

蜃哈哈的笑着推开了鹿角过来的闺房。

“美人准备的怎么样了?咱们接下来是不是可以入洞房了!哈哈!”

鹿角姑娘从镜子前站起来,慢慢走到蜃的身旁。

“蜃,人界有个成婚仪式,成婚男女在入洞房之前都是先拜天地。只有这样才能得到六界的祝福。成婚男女才能永远幸福下去。我们也那样吧。”

蜃显然是一惊,而后说:“美人,你不觉得人界的成婚仪式很麻烦吗?再说了做我蜃的女人,不需要得到其他界族人的祝福,只要美人你我开心就行了吧!”

鹿角姑娘假装撒娇一样的对蜃说:“不嘛。我心中的夫君就应该和我有人界的成婚仪式,不然怎么能安心做你的女人呢?”

蜃显然是反对又厌恶人界的成婚仪式的,但是她又怕鹿角美人生气,不与他入洞房了。

“好,美人你说人界的成婚仪式需要怎么做?”

鹿角姑娘开心一笑,指着周围说:“蜃你看,门窗上贴满了快乐的囍字,对门的圆桌上方上了两株代表成双对的蜡烛。一会两位奴婢要给我们念贺词,问你是否真心愿意与我洞房呢?”

“当然是真心的呀,美人!”蜃哈哈一笑,他等入洞房这一天已经很久了。

鹿角姑娘微微一笑,从口袋里掏出一个红色的头巾,盖在蜃的头上。

蜃,立马摘下来。

“这是什么,我讨厌红色了。”

“蜃,这是头巾呀,盖在头上你看我就会有朦胧美了。这样奴婢们念完贺词你就可以戴着朦胧美与我洞房了。”鹿角姑娘不坏好意的,又将红盖头,盖在了蜃的头上。

“奥美人,原来是这样,那就快快戴上。”蜃给他们服用了焚肠丹,想必都会乖乖听从他的,又急着想与鹿角姑娘洞房,所以顾不得想多。

‘奴婢’黄宠开始念贺词:

经天地之精气,吸日月之精华。

‘奴婢’叶堂堂念贺词:

今海市蜃楼上,先鹿角蜃魔士。

成婚。

一拜天地,使得六界祝福。

二拜高堂,使得洞房花烛。

夫妻对拜,使得早生魔娃。

魔娃这两字还没有落下,鹿角姑娘就从腰间掏出了早先准备好的匕首。直接刺向了,向他弯腰对拜的蜃。

蜃虽反映慢,但是他那满腹鳞片的肚子是小小匕首不能刺破的。

“你敢行刺我!!!”

蜃气的火冒三丈,掀起一阵预要打在鹿角姑娘身上。

黄宠巧妙的接住了他这一掌,并用功力,逼退了蜃的进攻。

“你的焚肠毒?”蜃非常疑惑。

黄宠笑的开心。

“你那三脚猫的焚肠丹怎么能难倒我?”

“你到底是谁?”蜃更加的好奇,要知道能破他焚肠丹毒的魔界寥寥几人。

“这个不重要了,带着这个问题灰飞烟灭吧。”黄宠说着掀起一块大红布,裹住了蜃的身体。

叶堂堂借助蜡烛的火光,擦出了毅力火,毅力火顺利的打到了蜃的身上。

凶凶烈火,在蜃的身上不断加重着。

眼看蜃就要被杀死了,忽然一阵狂风吹走了这里的一切。

再等叶堂堂,黄宠,鹿角姑娘反应过来的时候,眼前是一片茫茫的沙漠,和一件稀疏毅力火燃烧着的大红布。

茫茫沙漠天高地阔,云淡星疏,再也没有了海市蜃楼的影子。

“这蜃够狡猾,被他跑了。”

黄宠很是气愤。

“跑了也罢,只是别让我们下次再撞见它。”叶堂堂吹灭手指间的毅力火。

“蜃怕红色和火了,叶魔士下次见到它,可一定要让它灰飞烟灭,不然不知会害多少魔。”鹿角姑娘微笑说。

叶堂堂点点头,那肯定是再见到它不会轻易让他跑了。

“时候也不早了。我是出来找夫君的,现在不但没有找到夫君还在这里逗留了这么久,我阿爹找不到我,肯定会着急了。我们就此别过吧。我该回家了。”鹿角姑娘微微一笑,朝着叶堂堂和黄宠行告别礼说。

叶堂堂点点头。

“嗯。正好,我们也该找一下我们的朋友了。茫茫沙漠,不知道他们现在在哪里?”

叶堂堂黄宠和鹿角姑娘告别后,就一起去找紫藤姑娘和老猫了。

“紫藤儿姑娘和老猫,是在外面等我们的,这个时候应该是在沙漠上吧。”叶堂堂不太确定,老猫和紫藤儿姑娘是否还在沙漠,因为当时胖魔人说,老猫和紫藤儿姑娘等待的地方,已经是进入了海市蜃楼了。

刚才真是惊险,和胖魔人斗智斗勇的都忘了紫藤儿姑娘和老猫了。

“希望他们还在沙漠上,他们一定也在找我们吧。”黄宠说。

叶堂堂和黄宠借着毅力火,向着刚才烟雾消失的远方走去,去找紫藤儿姑娘和老猫。

夜色变得阴冷起来,在这片安静荒芜的沙漠上,也开始有风在吹,好像要将这云淡星疏的夜色再吹明亮一点,哪怕只明亮一点点,一点一点点。

毅力火在这样风的吹抚下,火苗却能更加的明亮了。

忽然燃烧着毅力火的大红布,在一股神秘力量的驱使下,瞬间消失在沙漠。

安静的沙漠,能听到两人赶路的匆匆脚步声。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