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游戏

果老外传34好德攒钱为积德恶德谋财种毒瘤

2018-09-15 11:41:32

商田駺脑瓜聪明,合作化那时候,他靠着把木工电锯上的电机的马达,连接到自制的储电瓶上,使之他的家里,天天晚上照明,都不用花费电费钱。这样,被村里人誉称为‘能人’。靠着这,再加上他转动灵活的脑瓜,竞争当上了村里,唯一每月拿电所工资的电工,为村人的生活灵便很是出了一把子力气,也为自己在经济不是十分发达的偏僻的旮旯山村里,狠赚了一把土地以外的外快收入。所以,平时商田駺每走在村人的面前,很是受到恭维自得,昂首挺胸飘飘然也。

新千年的9月28日,省城的凯博大学,要从社会上招收一名精通业务的合同制电工。善于交际的商田駺得到消息,动用了在干电工的过程当中,认识的所有能人贤才的门路,最终去到凯博大学,干上了一名专门负责全校电力维修的合同制脱产电工。由于商田駺业务上有一套,在搞好学校公共设施用电的同时,学校教师教职员工,谁家有事找他,他都急忙溜脚地跑去无偿帮助解决。所以,在全校教职员工当中口碑不错,这样,在2004年的那次辞退所有社会工的大动作当中,商田駺却因得天独厚的人缘关系而破例的留了下来。

由于商田駺对全学校所有电器电路管理细致,平时也就很少有出故障的时候。闲来没事的时候,他就到学校附近的建筑工地上,去兜揽一些电器的安装活干、赚一些除工资外的外快,这种本来违反学校规章的做法,因其有较好的人缘和口碑,学校领导也视之无睹而顺其自然。这就使得本来就善于精细钻营的商田駺,每年都能够从承包外活当中赚取了工资数倍的收入的外快。

有了钱以后,商田駺就开始想入非非。特别是在看到那些肥脸腆腹的暴富大款们,时不时的耀武扬威地肥臂搂玉蜜,钻宾馆、扎酒楼,进KTV、泡网吧。花钱如流水,行走驾宝马。商田駺眼馋了,眼馋就开始嫌弃他那老家里的那位肢残多病的土生土长的婆娘。在这种不良思想的支配之下,商田駺就开始很少回家了。虽然工作不是十分太忙,可在每年的时间里,他除了象征性地往家里寄一些供孩子上学的费用以外,一年的365天,难得有一次回到老家去和自己病秧子老婆有温柔亲热的当口。

不回家,商田駺也不能教自己的那东西闲着。除了找一些临时解渴野鸡之外。大脑并不笨拙的商田駺开始把眼睛盯上了新入学门的,从贫困山区来的单纯女学生。目标锁定以后,商田駺找到了凯博大学的领导:“我要以每月500块钱的形式,资助贫困山区的酸枣的求学之路。”商田駺的这种做法得到了凯博大学学校党委的热烈称赞和支持,也使商田駺的为人在凯博大学名声大振。从此,每月的1号,商田駺都会按时把节的把500块钱一分不少地打在酸枣的银行账户上。同学们没有不羡慕的,都说酸枣真是有福气,遇上好人了。

受人滴水之恩,理应当以涌泉相报,还别说酸枣得到了商田駺这么大的济济援助呢,尽管酸枣把商田駺当作是自己的第二个父亲。但是,一个贫困山区来的穷学生,也无一报答。酸枣所能做到的也只能是每天在课余时间,去帮助商田駺收拾房间,洗衣晒被。日子久了,商田駺也习以为常,很是高兴。为了方便,使酸枣每次来房间打扫时,不至于被堵在门外。商田駺就给了酸枣一把自己宿舍里的钥匙,酸枣也愉快地接受了。

这样,酸枣到商田駺宿舍来打扫、收拾房间的次数就更加勤奋了,而且,她还把自己精心保存的一张《果老坝上讲经布道图》带到商田駺的屋里,并挂到了商田駺床铺对面的墙壁上。在酸枣的心里看来,商田駺的这种对自己无私援助的做法,就是因为受到张果老提倡的:‘大千世界广普度,七彩人间充满爱’的道家思想的指导和熏陶的所结之果。受这种思想和全社会精神文明的道德观的支配,酸枣也由单纯的感激报恩,升华到尊敬和爱戴,完全把商田駺当成了自己最可爱的人来敬仰。为了学习商田駺的和谐爱心,酸枣行走都随身携带一本‘果老外传’,在帮助商田駺收拾房间累了和休息时间,经常会掏出来细细的品味和阅读,以祝愿商田駺好心得到好回报。

为了把酸枣掌牢牢掌控在自己的手中,商田駺在参加开发上以及客户们举办的酒宴当中,就经常以监督自己少喝酒为名,把酸枣带在自己的身旁。一次酒席之上,一位体形横粗竖短的开发商老板,见酸枣容貌细腻清纯、娴熟端庄,篎嫩的身材既楚楚动人、又妙曼性感。就搭宣地凑过去递上一张名片:“庞大远,有什么困难尽管找我。”出于礼貌,酸枣点了点头;“对不起,我没有名片。”商田駺趁机搂过酸枣的细腰说:“名字是有点酸,可心灵甜着呢。”庞大远贪婪地淫笑着说道:“你小子口福不浅嘛。”酸枣听了嫩脸一红,拿掉商田駺的左手羞怯地埋怨:“田叔——”。

鉴于在这次跟随商田駺到交际场合,酸枣遇到的尴尬,在以后的日子里,再有这样的情况,酸枣全都借故而推托了。不过,对于帮助商田駺洗衣、晒被褥、打扫房间,酸枣却还是勤奋有加、坚持不断。

仲春的三月,酸枣参加了学校举办的‘阳光普法’活动。一次,活动小组到博城郊区的新贸集市举行义演,等回到学校以后已是晚上八九点钟了。由于觉得身体太累,酸枣就不想再到学校的集体餐厅去用善就餐了。洗完脸以后刚把开水倒进盛方便面的碗里,同室的女友就告诉她:“电工商师傅来告诉你,到他宿舍去把你收拾卫生时拉在他那儿的衣服拿回来。”也许是太累的缘故,一向温柔尔雅酸枣,第一次说话有点不文明起来:“他能跑来通知,就不能顺便把衣服给捎过来吗!。”当酸枣推开吃了一半的方便面碗,走出宿舍以后,那些刚才还沉默无语的同学们,全都在‘嘻嘻’的低头嬉笑私语。

可是,当她们窃窃私语的气氛还没有降下温来,一声划破夜空的惨叫,夹杂着咯咯惊飞的鸽舞,划破了凯博校园宁静的夜空。人们跑出室外一看,在凯博家属13号楼4层,生物系怀远教授家阳台的猕猴桃的支架上,躺着一个俯卧的尸体。最先发现尸体的是怀远教授的老婆,等人们都跑过来观看时,怀远的老婆已经拨打了‘110’报警电话。就在‘110’警车和‘120’救护车在鳴着警报声急驶而来的时候,随着全校瞬时的停电,扑通一声,一个肥胖男体自空而降,砸在离围观人群不足10米远的地方。吓得黑暗中的围观人群,哇地惊叫着四散逃开,躲的远远地。

从警车上跳下来的警察迅速拉起了警戒线封锁,学校保卫科张干事上前证实:“坠楼者是学校电工商田駺。”经‘120’车上下来的医生上前做了简短地检查以后站起身来证实:“没救了,人已经死亡。”这时,冲上4楼的警察已把被撕破了胸罩内裤的酸枣从猕猴桃支架上抬了下来。手里举着吊瓶的随队医生告诉队长:“外伤不重,可能是惊吓过度。”但是,当教务处找人到配电室送电时发现:配电盘已被遥控将整个配电表盘烧毁。

混凝土破碎
东莞黑卡及色卡
尚锦华城新闻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