鞍山信息港

当前位置:

一个平凡的伟人

2019/07/13 来源:鞍山信息港

导读

近总感觉心烦气躁,想起一个老人。我记得在我朦朦胧胧懂事的时候,父母就在外工作,一年到头基本不回家,好像七岁以前我是在外婆家生活,直到我

近总感觉心烦气躁,想起一个老人。

我记得在我朦朦胧胧懂事的时候,父母就在外工作,一年到头基本不回家,好像七岁以前我是在外婆家生活,直到我八岁时候,童年终于有了变化,我回到老家了,跟着一个叫奶奶的人生活,也读了农村的学前班。那时候也不知道爷爷在哪,直到后来四年后,我读了三年级爷爷才从海南回来。

我记得很清楚,刚上学时候是2003年,因为老师在教完我一二三之后就开始教我们“羊”,因为当时不认识这个字,老师就告诉我,这个字读“羊,2003年是啥年啊?羊年”

就在这一年,我开始跟着我印象中次见到的奶奶生活,那时候总是很淘气,老是和别人打架,我记得每次打完别人,别的小孩的父母都会带着他们找到家里来,一直都是这个我不知道多少岁的奶奶认错然后狠狠凶我一顿。然而每一次我被打,哭着回去的时候,都是这个不知道年迈多少的奶奶带着我找上门去,看着她一脸愤怒而又胆怯的样子,我一直都不理解。随着年龄的增长,我大概知道了为什么。她大概是心疼她的孙子却又怕事情更糟糕会影响到她的孙子。

奶奶她是50年代的人,地地道道的农村人,也是只会算百元大钞以内加减法的文盲和路痴。可能因为刚从外婆家回到老家吧,一直吵闹着不想上学,想去外婆家。就是这样,这个彻头彻尾路痴的她,带着我晃晃悠悠一路边走边听的走到了二十来里地的外婆家。吃过中午饭她就独自一人又回去了,现在想想挺愧疚的。

之后在我上学的时候,她每天都是早上五六点就起床做饭,当我吃完饭到学校的时候,学校的校门还没打开。每当到了次月初,我们又会晃晃悠悠的跑到四五里地的镇政府交电费。因为年龄小对金钱没什么概念,每次交的电费总是保持在两块以内。每当超出这个数字时候奶奶在回来的路上就会啰啰嗦嗦的说电用的多了,回去不让我看电视。回想起来挺可笑的,那时候早上天刚亮就起床,天没黑我们就吃完饭了,家里就一台黑白电视,还是老没台的那种。我们奶孙俩就这样“节碳环保”哪能用多少电呢。

我喜欢的就是写完作业坐在床上让这个目不识丁的奶奶看我的作业、听这个“专家”的夸奖,然后和她娱乐别人所不懂的两人斗地主。没有零花钱的时候缠着她要买零食吃,偶尔还会偷偷的拿着那些貌似专属我个人的营养品—鸡蛋,到小卖部去换零食,想想挺好笑的。当天气好的时候我们就在楼顶晒晒被子,换换被套,不得不说,现在我一大男人换被套的时候独自一人就能完成。

就这样生活着,有一天妈妈回来了,带着一袋苹果,在我书包里放了一个,其他的放在厨房的地上,恰好赶上我上学,想多拿一个却不敢开口。等她她转身出去的时候,我就悄悄溜进厨房准备多拿一个,却被她抓了现行,心怦怦跳生怕被批评。等放学回来时候却只剩我和奶奶,那时候的我还傻傻呼呼的问奶奶她是谁。

今年二十一岁的我在外务工,在这个通讯发达的社会却也很少打电话问候她。好像是不敢面对什么。就在前些天的中秋节,拨通了爷爷的电话,却听到杂闹的牌场声音,我就预感到了没法给她聊聊了。

之后的这些天里,总是梦到当年的场景,梦到在帮别人干活的她被摩托车闯倒在地,起来后句话是“你没事吧”,个动作是从头到脚把我像宝似的查看一遍后,擦了擦我在惊慌时流下的泪,才呻吟痛苦。梦到我在帮她换那只受伤胳膊上伤口的药贴。梦到阴雨天我坐在床边上帮她揉胳膊。梦到她多年前突然昏倒在院子里我痛哭无措的场景。还有她那手背上那个到现在还乌紫的伤口。甚至梦到了她走了,直到我被恶梦惊醒的时候,脸颊和枕头上的泪水才让我知道这只是个梦……

想想今年快七十的她,越发的想回家,就在昨天,我请了很长的假,请假事由是陪产假。所有人都不理解为什么陪产假要请这么久。我心里却很清楚,这只是一方面,还有就是一直压埋在心底的另一个女人,一个我不敢面对却又越发的压抑不住的女人……

龟头炎
昆明治疗癫痫的专科医院
特发性癫痫治疗指南
标签

上一页:诗与远方的真谛

下一页:放手5